你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正文

优步合并风暴和柳甄的转身

2016-08-20 来源: 互联网

  

  文丨陆离

  就像飓风的风眼一样,处于滴滴优步超级合并案最中心的优步高级副总裁柳甄一直在沉默。这是广为人知的故事:姐妹花执掌两家最大的出行企业,极速扩张故事不断,数以十亿计的投入规模让所有人震惊。他们始终是媒体追逐报道的焦点,而在看不见的政策和资本竞技场,她们也分别用“网约车合法化”和一大串明星投资者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一场突如其来的合并之后,柳甄多次被塑造成了一个资本运作下的悲情角色,但我们回顾这一年,柳甄带给优步的到底是什么,是什么促成了这些选择?

  根据公开资料,在加入Uber之前,柳甄在硅谷做了10年的交易律师,她的工作是帮助硅谷数以千计的创业公司融资,和他们一起成长。而Uber也正是她所在的事务所的其中一个客户。

  第一次见TK的时候,柳甄犀利地发问:美国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做得都不好,那你怎么样?他说,我们就是要创造历史。这句话令柳甄震动,也促使她下定决心加入Uber。 “如果能够把一个公司做大,成为创始团队的重要成员,对社会、对人、对生活都产生巨大的影响,这是我想要的。”柳甄说,“冒险、往前冲、千方百计把一件事做成的感觉,正是我想要的。”

  TK交给柳甄的不是一个软件,一台model S,而是一个完全要靠双手创造出来的中国专车市场。没有标准化的流程,没有案例可循,甚至没有任何人做过这个尚处于灰色地带的市场。恰恰是一大堆不确定性,让出行行业充满刺激,面对背靠腾讯和阿里的老大哥滴滴的白热化竞争,人们觉得Uber很酷,正是在这个时候,柳甄走到台前,带着家族和耀眼的学历工作背景,在千万用户的目击下开始了她的转身。

  柳甄在中国Uber的第一个职务是战略负责人。硅谷赋予她的创业性格以及与生俱来的冒险精神在Uber这个平台上终于可以落地了。在她的本土化战略带领下,优步进入了市场扩张和份额增长的“快车道”。柳甄加入这一年,优步在中国展开业务的城市达到近70座,市场份额由一年前的不足2%提升到1/3。而在全世界范围内,Uber覆盖的范围增长至70个国家、超过400个城市,估值625亿美元。没有人质疑,中国是Uber在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譬如成都,在开启业务仅半年后,一跃成为全球月订单量第一的城市。

  在优步风生水起的一年里,柳甄像一个救火队员一样,辗转于被各地政府约谈的路上。在优步办公室查封风波之后,柳甄筹备建立各地分公司,但由于担心法律风险,没有人愿意做法定代表人,她说“把我的名字放进去吧”。她用超过1/3的工作时间面试,拓荒一样,逐渐搭起政府事务、法律与公关的配套团队。她还组建了一个小型智库,以数据评估优步对交通拥堵的改善,从税务、劳动就业、经济学等角度做出研究。而她本人,还当选了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是唯一一个80后女代表。7月下旬国家出台网约车管理办法新规,像北京夏日阵雨后的彩虹一样,充满了对其之前种种努力的积极回馈意味。

  十年交易律师的工作经验,让柳甄在投融资领域得心应手。除了参与全球融资之外,柳甄还为中国优步争取到海航、广汽等一系列战略投资。这些融资既为优步的高效运营注入马力,同时也最大程度上保证了优步作为一家中国本土公司的成色。

  其实,合并之前的优步中国可以称为是本土化最成功的外企。有三个维度:第一,从运营来看,优步从大城市辐射周边城市的体系已经建立,渗透新市场需要花的时间越来越短,运营效率不断提高,任何体系一旦形成就会有自身的生命力,而优步以最短的时间达到了最高峰;第二,全国网约车新规出台,优步获得了本土公司同样的待遇,公司的本土化策略覆盖了政府关系、公共关系、城市管理的方方面面,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第三,优步有真正的独立融资和经营能力,熟悉和与优步合作过的人都知道,本土团队权限非常高,任何可以提高增长的办法,都被允许尝试。

  理性来看,对于Uber和滴滴,这次牵手是一次全方位的多赢。前者拥有全球最大的市场以及包含了无人车在内的全球领先技术与算法,后者在中国拥有更加夯实的市场和深厚的用户基础。错综复杂的股权结构,让UBER一举成为滴滴的最大股东,而感性留给大家更多的是对人以及那些UBER情怀的人的留恋不舍。

  很多人在关注这次合并后柳甄的去向。在合并消息公布后的第三天,柳甄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名为《生而骄傲: Uber的那些年轻人》的文章,这篇文章在头一天已经在互联网圈被刷屏。文章里有四张图片,在山河湖海和摩登都市的背景下,醒目地书写着Uber的价值观:Champion’s Mindset(冠军意识)、Celebrate Cities(为城市喝彩)、Superpumped(热血沸腾)。可能这些才是柳甄这次转身的见证人。她同时发了那句情怀爆表的表白:山河湖海,都是我们造梦的地方。

  而对于媒体曾经传言的“柳甄将加入易到”,其实基本没有可能。正如以上所提到的,柳甄加入Uber的动力无非几个:从零开创一个市场的成就感,与公司一起成长的个人收益,对Uber独特热血价值观的深度认同,打破“外国互联网公司无法在中国成功”魔咒的挑战性。但在滴滴优步合并之后,易到与神州专车的市场加起来也不过10%左右,加入易到也就是重复走过的路程,与柳甄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的工作并无区别。竞争格局已经今非昔比,现在加入易到也意味着要蜗居一隅,这个选择对柳甄来说无疑类同鸡肋,而她面前更好的选择应该还有很多。

  80后的柳甄可能仍然保持着5点半起床送孩子上学的习惯,比绝大多数同龄人幸运的是,她在正确的时候加入了一家受人尊敬的公司,与优步一道开创了辉煌的版图,见证参与了“史诗般的对决”。无论是戛然而止还是间或沉默,明眼人都明白这是“非战之罪”,年轻人不该为冒险和奋斗而羞愧。在一篇专访中,柳甄曾提到要“追求心灵最大的自由”,她的追求是否才刚刚开始?

  ━━━━ 陆离(来自阑夕的团队成员) ━━━━

  肆意撰稿,擅长卖萌,总觉得自己是个读书人

上一篇: 乘坐Uber无人驾驶汽车是一种什么样的体

下一篇:中国作家郝景芳凭科幻小说《北京折叠》获雨